首页?>?集雅展览?>?国内展览国内展览
  • 还原的徐悲鸿留法时代

  • 作者: 新闻来源: 发布日期:2014-5-28 18:56:58
  • “《愚公移山》里面的模特其实都是印度人,是在印度创作的。”策展人菲利普说。

     ??? 徐悲鸿,很多人都记得他的《八骏图》,但很多人也只记得他画的马。而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正在进行的《大师与大师——徐悲鸿与法国学院大家作品联展》,通过123件作品让我们更加全面地认识这位现代绘画大家,同时展出的徐悲鸿留法时期法国大师的作品,更让我们看到他们之间的交流与传承。

      “Un Maitre et Ses Maitres”,这个展览的法语名字可谓是一语双关的。展览的中文名字《大师与大师》是一种翻译,说明中法学院派绘画大师作品云集,不少当年的“罗马大奖”获得者的作品,为我们营造了徐悲鸿留法期间的艺术环境。同时我们也可以翻译成“大师与他的老师们”,并置展出的徐悲鸿与其四位老师的作品,引导我们去寻找他们之间的联系。

      作为学院派的根据地,巴黎高等美术学院完美诠释了“规范”一词的含义。当年徐悲鸿选择高等美院,相比也是奔着学院派的端正与传统而去的。展览中呈现的当年高等美院获得“罗马大奖”的作品,无不展现了学院派的“规范”。而老师弗拉孟德历史画,直接影响了徐悲鸿用西方写实主义的手法演绎中国历史经典,徐悲鸿着名的《愚公移山》便是如此。

      当然,学院派并不是刻板的一成不变,这个展览同时向我们展现了学院派的现代性。老师贝纳尔曾是高等美院院长,但在他的技法中,很明显有印象派的痕迹。而这多少也影响了他的学生徐悲鸿,《田横五百士》便是在写实主义的艺术语言下,透露出印象派的笔触。尽管徐悲鸿对当时风起云涌的现代艺术不屑一顾,但现代艺术依旧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的创作。

      无论是学院派的写实主义,还是徐悲鸿远离的现代主义,这些都是他当年留法期间的艺术语境。这个展览正是在积极复原这个语境,让我们更亲近徐悲鸿当年的所见所闻,进而了解他后来的艺术发展。作为中西合璧的一代大家,真正使得徐悲鸿与众不同的,归根结底是他的中国身份,这与后来许多中国留法画家选择了现代派的道路是截然相反的。

      正如徐悲鸿所言,美术创作应该在“中国气派”的前提下,必须具备“古典主义的技巧,浪漫主义的构图,印象主义的色彩,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思想内容。”所谓“中国气派”,正是徐悲鸿后来成为一代宗师的法门。无论是中国历史题材的选择,还是将西方直面暴力转化成温和的表达,抑或是中西绘画技法的融合,徐悲鸿的名作《奔马图》、《珍妮小姐自画像》、《负伤之狮》,把这一切都落笔在画作上。

      重新认识徐悲鸿和他的绘画艺术,这无疑是看完这个展览最大的收获,特别是在画作中寻找到他的现代性,更好像是看到了一位与记忆中不同的大师。在灵动飘逸的骏马之外,徐悲鸿更是一个博采众长的艺术家,只是有待我们去发现。

  • 分享: